石山雨

日常想肝文但是憋不出字需要有人鞭挞
喜好取向看最近更新的那些就能猜出来了

原创|对应|Elros×Elrond:凝望

【温馨提示:如果您没有看过《Elrond×Elros:许诺》的话请先看这一篇。因为此篇是《许诺》的对应版】

  不相望,不敢忘。
  这是Elros的决定,亦是他对成为精灵的Elrond的选择的无声答复。
  所以他永远都是只看向维林诺,看着西方洁白的帆在波浪中悠然前行,犹如施施走来的精灵少女。努门诺尔在维拉的恩赐和勤劳人类的辛勤经营下逐渐显现富裕之态。
  星引福地,维拉护佑
  岛国安宁,风平浪静
  Elros有四个孩子。然而长子Vardamir仿佛不是自己亲生的般有着Elrond的气质。所以他会跟长子讲Elrond,讲那个书呆子从小正经又听话得可怕的故事。讲着讲着Vardamir越来越崇拜他素未谋面的大伯,而他突然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嘴角总会在长子的崇拜声中下意识的微微上扬。
  不相望,不敢忘。
  Elros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
  ——中洲的Elrond,我唯一的兄弟,你过得还好吗?
  后来,每天朝向维林诺方向的凝视,竟成了Elros雷打不动的习惯。
  有时是清晨。星辰褪掉银辉,融入浅玫瑰红的朝霞中。微波荡漾的海面是一览无余的淡金红色,映着他的面孔,宣示着新一天的开始。
  有时是正午。金鳞在海面闪闪发光,亮丽的天与地,湛蓝得仿佛是彼此的倒影。只只白帆在海面如白鸟般翱翔。有时耳边会传来孩子们的声音,而后他一定会快步走过去督促他们睡午觉。
  有时是黄昏。黯淡了的金色仿佛不愿离别,海波摇曳着浅浅碎光。出海的人们都已归家团聚,但Elros总有种失落的感觉。
  他回头看着自己的宫殿。这里有他深爱的妻子和孩子,有自己忠心耿耿的卫士,有花与果实的芬芳,也有精美的装饰,却少了一个只能在回忆中触摸的身影。
  有时海上会起雾。视野迷失在白茫茫的雾霭中,有如他看不见的未来。
  有时海上会刮风,大浪卷冲上海岸,海面起伏得似他跌宕的前半生。
  有时海上会下雨。阴冷的雨水砸向窗棂滴落心中,会冰冷一颗等待的心。
  直到有一天Manwendil突然问他——父王,我见您常常望向维林诺的灯塔,您是在期待什么吗?
  Elros才突然发觉自己从来没有正经看过那里,他只是一心一意的注视着能看到的海水。
  他凝视着浪花的翻滚,凝视着海洋更迭的四季,仿佛是在等待什么,从那其中,悠悠漂来。
 
  不相望,不敢忘。
  在别人看来,Elros凝视的双眸里好像只能住下一座维林诺岛。
  但只有他知道,自己眼里只有一片海。
  那片海里有星辉的璀璨,映着幽蓝色的夜空。有一个影子融在岸边的暗影中,却在时刻等着带玩得筋疲力尽的自己回家。
  曾经问过他——你是想成为人类还是精灵?他那副先惊讶后犹豫又沉默不语最后支支吾吾的回答的过程总会让自己忍俊不禁。
  只可惜最后乘船西渡时自己也一直没有抽出时间跟他告别。这家伙,难道真的是不留一句邀请的话死活也不肯来吗?
  引星在空中眨巴眨巴眼睛,然而Elros敢打赌他从来没有打算借用父亲的力量渡海西航来这里。
  但这也不过是Erlos的自认为罢了。实际上他一直都认为这只是他自己的猜测。
  那个书呆子一定会选择做精灵的。他的脾气最适合做漫长冗杂的事情。如果他选择了人类,估计到死前还得捧着一本书……甚至说读得忘了还有死这回事在他身上也有可能出现哈哈哈哈哈……
  但是,自己何尝又不是凝望得有时会忘了人类拥有一如的恩赐这回事呢?
  虽然不相望,但是不敢忘。

  Elros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站在一个寂静的码头上。金色的夕阳不再灼眼,暮霭的霞光映亮他的灰眸,也映亮了眼前的海。
  海面的碎光闪闪,停泊在码头的几艘渔船也被镶了金边。没有人的声音,只有浪花拍打码头发出的轻微的声音,点点水沫溅湿到他白色的衣襟。
  Elros习惯性的抬头凝望,倏得他不禁睁大了双眼。
  一艘不属于这里的白帆,由远及近,悠悠驶来。
  他突然发觉,他一生凝视海面,其实就是在等这一刻。
  白帆停在码头,停在他眼前。从船上伸出一只手,船上的白影在对他微笑。笑得全身因激动而颤抖,笑得他甚至忘了握住那只手以答复。
  ——我终于又看到你了,Elros。
  Elrond的容颜从未因时间的消逝而遭受磨损,他的眼眸里记录着光辉与哀愁的过去。那里有他们共同的记忆,那也是他们永生不敢忘的画面。
  而自己……Elros不禁去摸自己的脸颊,却被Elrond夺过手并握住。
  ——我们是永恒的。Elros。因为你跟我在一起。
  船上的白影拉起岸上的白影,岸上的白影顺势迈上船。
  白帆渐渐远离陆岸,融入金色的夕霞中。
  如同拍打在码头上的浪花,卷起,破碎。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因为不敢忘,所以终相望。
  Elros用尽一生在等一艘来自中洲的白帆,而他每日的凝望终于等来了这一刻。
  已经不想再分清现实和梦境了。
  暗金色的穹苍注视着暗金色的海面,波光粼粼。一望无垠的海面,摇荡的波浪,思念的碎光,还有一艘漂泊的白帆。
  这是永恒。

-END-

——————————————————
码的时候想好了一堆话然而真的到这个时候了居然写不出来什么了……
凌晨两点表示真的有些困然而还是要撑住写点什么……
对于这两篇文,虽然说在《许诺》上花的心思要更多一些,但是写《凝视》时冒出来的一句“Elros一生都在等一艘白船”却是瞬间捕获自己,只是考虑到时间因素不得不就这么发上来了……
说起来为了发这篇文原本是要在开学前都要在没网的老家里的我硬是让我爸带我回了家_(:з」∠)然而最后却是这般粗糙的定文,恐怕也只能暑假来改了。
半精灵家的双生子一直都是浑身上下满是虐点的存在_(:з」∠)_或许这正是这种角色的魅力也是我喜欢的原因吧……
以及谢谢三三大大的私设!大大你的作品我都是很喜欢的!!【当众表白hhh】
最后,《许诺》里有一些隐喻,《凝视》中也有一部分对应,好好找找看呗~
【补一点:暑假会重修这篇文的hhh】

评论(2)
热度(17)

© 石山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