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山雨

日常想肝文但是憋不出字需要有人鞭挞
喜好取向看最近更新的那些就能猜出来了

原创|私设|Elrond×Elros:许诺

  是夜。
  海天一色的黝黑,被漫天星辉耀出一穹苍的幽蓝。星光下海面银辉的荡漾,浪沫温柔的冲刷着黯淡的海岸。有一缕缕寂寥,又有一丝丝惘然。
  Elrond犹能清晰的记起他那时踩在沙滩上又被海浪拍打的脚掌的触觉。细小的沙砾仿佛被赐予生命般的翻滚,与清凉的海水一同,包围摩挲着皮肤,点点刺激着心中的某处小激动。但在那一瞬逝去,脚下只剩湿润的细腻时,内心倏得有点失落。
  轻淡的孤寂感悄然植跟于内心。
  他承认他的确有点害怕这种感觉。
  在Elrond漫长的生命里,这种漂泊蓬草般的感觉会常伴并随着时间流逝而与日俱增,却逃脱不得。而这绝非是战争的给予。
  更多是因为,曾有个名为Elros的短暂而热情的生命,在他生命的伊始,对他产生了刻骨铭心的影响。
  Elros,有如其名。他仿佛是星光下飞腾的浪花,在幽蓝的夜里嬉戏。他能打破静谧的镜子,又会兴致勃勃地拾起碎片玩弄反射星的光辉。他的存在有如卷过Elrond脚掌的波浪,时常让Elrond认为自己的孤立感是一种错觉。
  直到现在Elrond还会怀念。因为与日俱增的恍若与世间万物毫无联系的孤立感常常会攫住他的身心,他却束手无策。他常会站在幽谷精美的廊道间凝望飞泻的瀑布,居住的精灵们总以为领主深陷某个思虑而无法自拔,实则是Elrond无法言语的在与孤独的自己斗争。
  Elros在浅海中转身回望。他沾满海水的躯体被湿润的外衣贴住,沐浴在星光下,轮廓柔和得仿佛与璀璨夜空融为一体。Elrond看不清他逆光的面孔,却能听到他的声音,如同迎面而来的海风,清凉扑面。
  ——Elrond,你会在一如的首生与次生子女之间,选择哪个作为你日后存活的种族?
  ——我想先听听你的想法。Elros。
  Elrond压住内心莫名的焦虑,装作平静的回答。
  ——我想选择成为次生子女。
  几乎脱口而出的回复,似乎是压抑了很久的想法。
  ——我渴望成为人类。因为在首生子女漫长且无尽的生命里,他们将要背负的宿命、忍受的孤寂,都并非他们所愿,却又是逃脱不掉的枷锁。这样的存在的劳累,反不如次生子女活得舒畅。虽然人类诞生尚晚,但我总觉得这个种族拥有着精灵无法拥有的活力。更何况,凭借着一如的恩赐,人类还将获得永恒的自由,不是吗?
  Elros背对着Elrond展开双臂,如同拥抱星辰般吐露心声。海潮迎合他的话语,发出深沉又悠长的冲刷声。
  ——所以你呢,我的Elrond?
  他再次回望的灰色眸子里闪满期待的星光。
  但只有海浪的声音,在幽蓝寂静的天与海间回响不绝。
  满天繁星的闪闪银光,有如朵朵白苞的悄然吐蕊声。暗香盈满幽蓝色的回忆,又在时光的金色河岸抹下一道亘古不灭的痕迹。

  ——我想,我大概更不想离开你,Elros。

  中洲第一纪元580年,愤怒之战结束。
  他们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后,Elros跟随伊甸人西渡。Elrond却未敢跟他说上一句话。
  Elrond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Elros的承诺的背叛。
  他远远望着起航的伊甸人的船只,白帆带走了他唯一的至亲。仿佛他们的相遇就像海风吹起的浪沫,悄然诞生,又悄然破碎。不留痕迹。
  此后Elrond再也没有见Elros一面。
  据说努门诺尔人的寿命比正常人类的长很多,但在Elrond看来他们再见的机会依然渺茫。望向中洲的西海岸,远远望去的一碧如洗在视野的尽头相连,看不见的星引之地就在尽头后的某处。
  那是他的心之所向。
  在安宁的第二纪元前1200年里,时间修复着中洲的创伤,却让Elrond的孤寂感与日俱增。很多次夜里他从关于Elros的噩梦中被吓醒,醒来却只能看到幽蓝夜空的漫天星辰,与记忆里低沉且悠长的浪潮声融为一体。
  ——我违背了与你的承诺,Elros。
  得知努门诺尔岛被淹没的消息时,Elrond正在幽谷的书房里阅读。珍藏的书籍猝然打翻精美酒杯的蜜露,液体缓缓渗透洇湿泛黄平滑的纸页,不同页面上流畅华丽的词句逐渐粘连并浮现出层叠复杂的图案,却没有一只手将其分开。只有偶尔经过窗户的风才能察觉到它深沉的悲痛。
  七年围城战。仿佛期待和平的愿望要用无尽的献血祭奠。Elrond亲眼看着以Gil-galad和Elendil及无数战士的鲜血换来的魔戒控制着Isildur,却毫无办法,只得眼睁睁看着Isildur带着魔戒一步步离开火山口。Elrond无法拒绝来自Elros的后人的选择,仿佛拒绝就意味着背叛。末日火山的岩浆近在咫尺的卷着火舌,他却在祈祷未来会有生灵将魔戒归送于此处。
  Elrond错过了一次绝佳的摧毁魔戒的机会,只因为那时手持魔戒的人是他从未敢忘的Elros的子孙。
  然而他再如何平静自己,并且娶妻生子分散精力,但第三纪元的相对安稳时期的深夜时不时会有伴着梦魇的噩梦攫住他的躯体。每次都是伴有璀璨繁星的幽蓝深夜的海岸,记忆中的Elros重复着问他究竟是选择首生子女还是次生子女。
  当他回答是首生子女时,他就会被如潮水般涌出的绝对孤立感深深包围;而当他回答是次生子女时,却又是眼睁睁看着站在浅海中的Elros被怒起的大浪吞噬,而自己动弹不得。
  ——Elrond,你会在一如的首生与次生子女之间,选择哪个作为你日后存活的种族?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Elros。

  幼女的降生并不能解开Elrond多年的心结,但他看到的她的未来却在某种意义上给出了指点他的方向。
  Arwen终将会为了一个人类而与亲族永别,这是她为了私心而命中注定的选择。那么他Elrond的当年的选择,是不是也由于某种私心而背叛承诺,而他自己还毫无察觉?
  如果真的如此,他需要做点什么。
  但他早已着手去做了。
  静寂的幽谷仿佛时间的罅隙,一成不变的风景恍若时间在此停滞。低沉庄重的瀑布声和着清亮悠扬的琴音,精致的建筑与小巧的风景构成这个庇护所。Elros在中洲的后代从这里成长,从他们稚嫩的面孔间,Elrond或多或少的都能看到他们先祖的影子。
  那个令他怀念良久的感觉,是唯一能将他从恍惚的孤立中换回的存在。
  即便他再也不想重复生与死的离别——Elrond愧疚了两个纪元的背叛,但他最终还是同意了女儿的选择。如果换做别人,他决然不会做这般妥协。只是因为Aragorn是Elros在中洲的唯一后代,是命中注定的光耀人类的王者。
  也是Elrond为自己当年违背诺言的赎罪方式。

  ——我想,我大概更不想离开你,Elros。

  世间不可能存在两片完全相同的浪花,但穹顶可以目睹自它存在之日起的所有浪沫的诞生与消亡。
  身为人类的Elros的意义,即为诞生强大的领导者以助一如的次生子女的壮大,使他们终能在中洲自食其力,继而开创属于他们的辉煌时代。
  而身为精灵的Elrond的意义,即为用永恒的生命记录人类这支种族的成长,并给予保护和扶持,协助Elros的子孙在中洲创造另一个盛世。Elrond还记得Elros选择的理由,无限的生命意味着停滞不前,最后会因遭受空前打击而迎来末日。只有繁衍不息的更新与创造,才能保留Ilúvatar与Ainur创造的中洲大地。
  而在Elrond还未能理解时,他已经为了保存这片土地而去做了。从选择追随Gil-galad开始,他的泪与血就已洒遍中洲,他的爱与恨也由此而生亡。
  即便这也同时意味着,Elrond将在维林诺只能永世守望这片与Elros一同存在过的大地,却只能在梦里触摸难舍的旧时光。
 
  ——我想,我大概更不想离开你,Elros。

  夕阳的余晖在灰港洒落一片思念的碎光,停泊在码头的白帆纯洁有如精灵少女。
  海面漾起暖金色的波纹,从码头的这端,起伏到海的那端。海水连接着跨越两个世纪的思绪,从现在的此岸,起伏到往昔的此岸。
  湛蓝的海水依然是记忆里的清凉。拍打到掌间的水沫,霎时又破碎在掌间,留下一滩温凉的湿润感。但是,却再也不是同一片水沫了。
  即便如此也想珍藏下这瞬间的触觉。虽然更想重演曾经在海边嬉戏的场景吧。感受清凉的海水带着细沙的摩挲,如同再临那个幽蓝色的夜晚,与见到决意成为人类的他。
  Elros半回首的灰眸里有亘古星辉的璀璨。
  残留着大乐章回音的浪花拍打着船身,仿佛在欢迎最后的卡拉昆迪与接受恩赐者驶向永恒之地。中洲已再无首生子女的归处,人类将成为这片广袤陆野的主宰。
  而Elros与Elrond的血脉,也将在此,生生不息,繁荣昌盛。

  ——我想,我大概更不想离开你,Elros。

 

-To Be Continue-
 

评论(7)
热度(16)

© 石山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