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山雨

日常想肝文但是憋不出字需要有人鞭挞
喜好取向看最近更新的那些就能猜出来了

原创|短篇|索林·橡木盾:孤火不灭

个人对索林这个充满了悲剧性的英雄角色在看完电影一年后终于有了些好感……其实不如说是ra的那段迷茫的眼神彻底抓住了我(咳咳)I see the fire的确是一首不错的歌建议看时配这首歌听www
……由于距离上一次看电影版有一年多了忘了好多所以……可能有记不清原著的地方啥的……还请指出诶……谢谢!!❤

————————————————————————

  暮色苍茫,夕霞渐坠
  索林·橡木盾站在繁华殆尽的街道上,回首抬头凝望东北方向。凄凉的金光勾勒出他健壮身躯的轮廓,而他逆光的眉宇,有一道罅隙,透露出他饱经沧桑而坚毅隐忍面庞下涌动的思愁与哀怨。
  成群的绿荫与高耸的山石遮挡了他的梦萦之地。但索林依然可以想象出,那崴嵬耸立的孤山。洞穴内闪亮的金属发出的脆如滴水的声响在他耳边久久萦绕。——他曾经见证过的矮人的辉煌,是他难以割舍的记忆。
  而今日,一条觊觎已久的火龙已霸占了他们的财富!而原因,是矮人对此心有余而力不足!
  血泪交织的记忆,落魄潦倒的经历,期冀像挣扎在天边的最后一抹霞光,终将会被漆夜吞噬。不,决不!绝不能将先祖的荣耀拱手让出.矮人一族决不甘心沦落尘际落魄终生!卡扎督姆的血雾模糊了视线。是的,甘愿的低眉顺眼,只为来日的报仇雪恨!
  索林转身,以逐渐恢复的坚毅目光看向他的同伴。十二名矮人以同样的坚定目光回望他。他虽衣衫褴褛,却威严如君王;他虽身材矮小,却敢藐视苍穹。这时的索林,全身散发着一股恍若开天辟地的能量。

  云翳重重,萧风瑟瑟。
  索隆貂裘加身,站在密封严谨的孤山大门的石台上,轻抚手间金质指环,彷徨若失的四顾空荡的内洞,又转首望向孤山前荒凉的缓坡。
  他曾坚毅的目光退缩成稚鼠般的犹豫不决,注视着长湖方向,似乎还能嗅到淡淡烟气。史矛革坠落长湖的声势震动着孤山,但他还是无法释怀。
  直到长湖镇的巴德将光彩夺目的阿肯宝钻举过头顶,他恍然大悟,他愤怒不已,他恨极了偷出阿肯宝钻却不交于他的比尔博。他曾经的英勇果断此刻逆成骄傲跋扈,不顾势单力薄,硬是要将阿肯宝钻夺回。
  ——索林,你的初心何在?你曾在凡尘中的祈愿,难道只是为了颗孤山之心?
  索林不答,只是紧张的凝视着山头。待山头倏得涌出喷薄红日般的铁骑时,他仰天长笑,欣喜满意骄肆。长箭何奈何?力薄畏惧何?我自有同援在握,逆我者亡!阻我者亡!阿肯宝钻乃是孤山王者的象征,岂能允汝等鼠辈随意拿捏!
  ——索林,你还曾记得孤山大火?还曾记得卡扎督姆之伤?你的千万日魂牵梦萦,难道抵不过一颗阿肯宝钻?
  索林无言,只是惊悸的望着从孤山对山蹦出来的兽人,和黑潮般涌入的奥克军队。戴因与瑟兰杜伊通力合作,一时间上有箭雨纷飞。下有锤斧重创。但奥克的庞大数量依然不可小觑。阿佐格站在山头指挥,言表溢满杀戮的欣喜。
  这是熟悉的场景。索林站在守护孤山宝藏的洞口前,观望。他望见一只奥克砍倒精灵弓箭手后被身后矮人士兵锤杀。这种同仇敌忾,好像也是自己曾经历过的。他不知所措的低下头看着张开的手掌,金质的指环熠熠生辉,但盖不住他掌上突兀的厚茧和凝聚沧桑的伤痕。那是他曾长久握过铁器的证明。而当武器脱手,孤立无援时,这手指曾紧握过的是……
  ——橡木盾!
  仿佛被电击中。索林不自然的重颤了一抖,指环相撞,发出脆如滴水的金质声响,在洞内环绕。而他却分明听到的,是同胞们的哀号,与奥克们的淫笑。在阴云密布的孤山上空,汇集环绕出怵目惊心的卡扎督姆之景。那时的他只握一根橡木盾便可砍杀死敌无数,而今,同样面对同胞们的凄惨之景,索林·橡木盾何在?年少癫狂嫉恶如仇何在?这华衣金环链,又能抵多少手足之性命?这坐山观虎斗,又能助铁丘援军多少?卡扎督姆之仇是矮人一族共同的仇恨,孤山虽富贵,而卡扎督姆才是诸同族真正华美与念念不忘的家园!
  他缓缓而郑重的转身。抬收环视围在他身旁的跟随他经历艰难困苦而终达孤山的十二位亲友,他们的脸上溢满了震惊、愤怒与急切。索林突然感到万般惭愧,他还记得那日黄昏时,他眺望遥远的孤山,确实难平心中奋起的热血。那时他的扫视,充满着坚毅与王者的威严。时过境迁,同伴们的神色坚定如故,而他却沉沦于阿肯宝钻璀璨的光芒中以至于忘记了隐忍多年的仇恨!
  ——我索林·橡木盾之誓言,即为洗刷我矮人一族承受多年的雪耻!孤山之仇已殆,而卡扎督姆之仇勿可忘!若今日索林我不能杀死阿佐格,我无面手捧阿肯宝钻!
  云翳皲裂,一道道饱含希冀的金光从云罅射出。索林甩掉华衣指环,重新握起冰冷的武器,手感如故,如同回荡在孤山深处的锤石声,令他无比怀念。他握紧手臂的延伸,眼中再现消逝的果断坚毅。威严披身,令他再显王者风范。
  回归后的索林·橡木盾,第一个冲出孤山堡垒。

  这是索林的战争。
  索林敏捷的翻滚避开阿佐格的横扫,并趁机从它后面击中它露出的破绽。
  这亦是聚集在孤山的五军之战。
  潮水般汹涌的奥克和兽人不断冲击着精灵与矮人的防线,山脚下长湖镇人的临时避难所遭受袭击,巴德率领人类守卫家园。
  孤山如同流浪的矮人般隐忍了多年的怒火。终于在这一刻喷涌而出。
  这虽然只是魔戒大战开始前七十八年的一场战争,但比战役之意义,不仅是保卫了埃利阿多,更是为幽谷藏匿希望提供了保障。矮人一族在此战役中不仅夺回孤山,更是洗刷雪耻。只是,这怒火的源头,那位如王者般的索林·橡木盾,终究是与敌人同归于尽连同他的两个侄子,奇力和菲力。
  云翳破裂,光芒万丈,白墙般的冰面在阳光下反射出有如阿肯宝钻般的辉色。
  瑟兰杜伊将阿肯宝钻放置于他合抱的掌间,光辉充盈暗沉的洞穴,为这片悲凉的死寂点缀些许光亮。
  索林·橡木盾的一生,如同一场火山爆发。战争与逃亡,是他力量的积蓄。从夏尔启程的归家之路,使岩浆逐渐汇集上升,吞噬着空气,终在孤山爆发出绚烂烟火般的壮美景观,和着浓浓烟雾,在中洲的东北角。仿佛在提醒大敌:不要藐视看似柔弱的个体,他们一样能发出撼天动地的呐喊!
  而后续也确实如此。魔戒大战期间,戴因之子与布兰德王携手重创入侵孤山的黑暗大军;索林的同伴格罗因之一吉姆利参加魔戒同盟队并协助日后的埃莱萨王守卫刚铎,同时他也获“精灵之友”称号并获恩爱西渡而去……卡扎督姆的辉煌虽逝,但孤山、伊希利恩、海尔姆深谷……依然有矮人在延续先祖的光辉,并遍布中洲大地。
  但愿矮人不要忘记这个名字——索林·橡木盾,被诸矮人敬为王者之者,是他的执念,终改变了矮人的落魄命运,甚至是中洲的命运。孤山的咆哮,终为日后的魔戒大战,带去了最后的希望。
  祝愿安然沉睡的王者,能在梦中目睹矮人一族的光辉未来。
  而这孤山之火,自你回归而复燃时起,便从未熄灭。
  而更多的矮人携带着它,将它遍布中洲大地。

我看见孤山有一团火
在罡风绝巘间热烈,日夜不辍
我看见矮人垒起高高的城垛
云罅的霞光勾出一道坚毅的轮廓
你健壮坚挺的身躯曾独登孤山的帝祚
你镇定如炬的目光曾凝视漆洞的廓落
我看见孤山有一片血泊
在金钻余辉下凝固,长久静卧
我看见矮人将家园精雕细琢
死寂的坟茔在孤山的深处静默
你积蓄这震天撼地的能量,从未将岁月蹉跎
你守护着魂牵梦萦的故乡,带着风雨的摩挲

你是我看到的那团火
焚烧挫败入侵者,具现隐没心底的承诺
你是我看到的那片泊
潸然泪下的离去,你终获得永恒的解脱

评论(10)
热度(12)

© 石山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