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山雨

日常想肝文但是憋不出字需要有人鞭挞
喜好取向看最近更新的那些就能猜出来了

原创|短篇|双子:宿命

……由于写的时候还不怎么了解中洲,所以如果哪里有错误还请指出诶……谢谢!!!❤
——————————————————————

-Zero-

  当魔苟斯盗走费艾诺的三颗精灵宝钻,费艾诺率众多埃尔达为夺回其而流亡中洲时,
  当伊甸人贝伦对辛葛之女露西恩一见钟情并娶她为妻时,
  当维拉赋予埃雅仁迪尔之双子一次不可反悔的选择时,
  仅身为埃尔达与伊甸人之子嗣的半精灵的宿命,在中洲第一纪元便已注定。
  生者,终生沉于回忆。
  死者,轮回散尽往昔。

-One-

  埃尔拉丹脚下响起一声清脆的破碎声,声音像泛起的涟漪,在山谷间缕缕回荡。
  这个寂寥的秋日,落叶又铺满地。往日安静的伊姆拉缀斯此刻更显寂寥。 
  枯黄色洒满幽谷精致的建筑和庭院。埃尔拉丹沉默走进长廊,眺望这个于第二纪元1697年建立的庇护所。
  时间像山谷里倾泻的瀑布,急促又沉重,却不曾停歇,仿佛没有尽头。远处传来细长又哀伤的鸟鸣。埃尔拉丹驻足聆听,表情恰似这肃穆的秋色。
  伊露维塔的次生子女即将掌控中洲。而在诸王统治第四纪元,依然存有少数美丽的种族。西尔凡精灵是因大海梦依然沉睡,而埃尔隆德的双子,还在寻找自身存留中土的价值。生于表面安逸的第三纪元130年的兄弟,看惯了黑影肆虐的乱世,却在真正和平降临后,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埃尔拉丹注视着顺着地势而建的精灵大本营。诺多精灵是能工巧匠,手艺自然不逊于努门诺尔人和矮人。而今,米斯那提力斯欢声鼎沸,埃瑞博山的凿声不停,伊希利恩让友谊重聚,而只有这里,昔日萍水相逢之处,只剩往日回音。
  埃尔拉丹在拐角处碰到埃洛希尔。他神情有些恍惚,像迷路在原野上的旅人。
  “‘埃尔隆德已走,抉择在你们手中。’这是凯勒博恩的回答。”埃洛希尔说。
  两兄弟一致沉默不语。生于乱世,他们已经习惯于铲除邪恶,习惯于驰骋中洲大地。他们尚未厌倦这里,同样他们也未曾见过蒙福之地。他们并不祈求永生,却也未尝憎恨死亡。他们只是反感于无所事事。伊姆拉缀斯风景再好,也难平复他们心中的不满。正如中洲的流亡者渴望着大海。
  一片落叶颤颤巍巍地从埃尔拉丹身旁飘落。他附身拾起落叶。残红融入枯黄,细密的叶脉如同干涸的河床。尖头的叶缘内卷,叶身后凸,像是人类的暮年。
  曾几何时,它也有深绿的外衣,它的叶脉里也曾奔流过汹涌的河流。它曾在幽谷的微风中摇曳,沐浴着阳光。在欢笑中成长,在缄默中聆听。而今,它将携带一生的荣誉,坠入永恒的黑夜。
——这也是人类的宿命。死亡是伊露维塔赐予人类的礼物。正因为存在这份个体的短暂,人类整体才能在繁衍中革新。他们终将获得连精灵也羡慕的荣誉。这恰似波波海浪,你永远猜不出,下一秒它又会带来何种大海的馈赠。
  埃尔拉丹轻轻一握,枯叶不禁力道而破碎,碎片飘落到地上。
  但埃尔洛斯的子嗣,却在中洲的一次次紧握下,越发有力量的,推开这缚在身上的,注定的宿命。
  既然拒绝悠然,那就奔驰吧!
  瀑布的声音,似隆隆战鼓。

-Two-

  米斯那提力斯迎来了两位俊美的客人。
  彼时国王埃莱萨正在白城内第一环,待随从通报后他立刻亲自出城迎接。但两兄弟婉拒了国王的盛情邀请,他们说自己只是顺道路过。
  “我们兄弟二人即将南去拜访伊希利恩的西尔凡精灵。”
  埃莱萨王似乎猜到了什么。伊希利恩位于安都因河下游东部,顺河而下,也能漂至大海,到达西岸。
  或许他们是要选择西渡了。埃莱萨王不动声色。
  “如今我兄弟二人将一去不返。但王后是我二人在中洲的唯一至亲。还请埃莱萨王替我兄弟二人照顾好她。我们在此地与您告辞。”
  “为何你二位不再见王后一面,以叙别离?”
  “我等不远打扰王后的欢愉。与父亲之别,已让她倍感伤痛。我们无意加重。”
  埃尔拉丹与埃洛希尔向埃莱萨王辞别。两人翻身上马,他们逐渐缩小的身影在佩兰诺平原上显得异常寂寞。
  埃莱萨王知道半精灵身上需要背负的宿命。想当初,正是因为他的介入,决定了阿尔玟·乌多米尔的选择。他默默回到第七层的王庭,却看到王后抱着刚出生的婴儿,站在草地中央盛放的白树下,眺望远方。
  “刚才我在城门外遇到了你的两位兄长。他们向伊希利恩方向去了。似乎是要西渡。”埃莱萨王开口。
  阿尔玟的脸色黯淡了。她闭目低头,悄声用昆雅语祝福两位兄长。怀里的婴孩不懂母亲的哀悼,趁势抓住了母亲头上银色的装饰。
  “埃尔隆德的子女都有选择自己所属种族的权利。”阿尔玟轻轻松开婴儿的小手,抬起头,看着埃莱萨王。“但是,亲爱的陛下,虽然我无法干涉我的兄长们的去留,但是,我不后悔我的选择。既然我已在凯林阿姆洛斯决定放弃暮色随你而去,那诺言便将跟随你我,直到灵魂的居所瓦解。”
  她的笑靥里有坚定的目光,如同身后繁花满枝的白树,美丽又优雅。而她抱着的婴孩,更为她添一层慈母色的圣洁。埃莱萨王不禁一阵心痛。他永远忘不了当埃尔隆德知晓后他不堪承受的神色,与他目送她离开时眼中的欣慰与苦涩和她与亲族分离之后的黯淡神色。那是她的亲族和她为她的选择而注定要承受的哀痛,也是他埃莱萨一生都要铭记的痛楚。
  他无言以对,只能走上前去,紧紧抱住他挚爱的王后,和至亲的骨肉。

-Three-

  跨越安都因河,越过伊希利恩,兄弟二人并未因人迹罕至而停下脚步。
  事实上,从未有哪个精灵或者矮人,或是人类,看到安都因河上有一条坐着两个诺多精灵的船,漂向无尽深蓝。
  王后走进青翠的草地,在繁茂白树下祈求:愿兄长们能与父母在阿门洲团聚。
  埃尔隆德站在白色的沙滩上,在阵阵甜美歌声中祈求:愿中洲能保佑我的孩子们平安无事。
  单枪匹马,仗剑走向前方无尽的夜色。
  此后他们再无被人类与精灵所知晓。
  世间只剩下流传后世的英雄传说。

评论(10)
热度(14)

© 石山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