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山雨

日常想肝文但是憋不出字需要有人鞭挞
喜好取向看最近更新的那些就能猜出来了

|AL|清水|See Sea

吾双目似海,因汝而蓝。

放晴的天空,湛蓝又刺眼。
Aragorn昂首注视。仿佛无尽之海倒挂天幕。
海堤之上,白鸥乱鸣。注目远望,波涛难平。
曾有个身影,手指远方,很认真的说想去看海的彼岸。
似海双眸里的浪花激荡,打在海崖边拍出白色的孔雀屏。
只有Aragorn犹记精灵那坚定的神情。

那是一个怎样的身影?
仿佛独自蹁跹于绿野的蝴蝶,又似一片自由行走的山毛榉叶。单薄又轻快。
Aragorn想要抓住那飘游在风中的绿叶,但它总能轻巧地从他指缝间溜出。
他只好远远看着。
精灵飘逸的长发,在阳光下如同绽放的金花埃拉诺(Elanor)。
即便多年后他衰退的记忆模糊了往昔,他仍然记得一个明亮的清晨。
当玫瑰红的朝霞在天边熠熠生辉,精灵的声音像悠扬的竖琴独奏。
“Aragorn,吾之大海因汝而存。吾只愿与汝分享。”

彼时他以为精灵和诺言会如璀璨的引星与世长存。
而今只有绿林深处食野的麋鹿犹记故人温热的手心。
时光如河水,一去不返。到最后他依然无法拥抱他的挚爱,只能长久注视着海面,陷入回忆。
就像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窗外枯叶落满地,而对寒风无可奈何。
Aragorn叹了口气。
此刻窗外银装素裹。灰枝高耸,积雪为伴。异常寂寥。
他注视着窗外,然后在温暖的炉火旁闭上了眼睛。

放眼望去,一蓝无际。海天交汇。
瑁林洒落一地金色的思念,香风托起,飘向如镜的海面。叶片点起细碎的波纹,摇荡了岸边孤寂的绿色倒影。
Aragorn背着精灵站在金色瑁林下。而那之后,是高大雄伟的The Hall of Mandos。
“Legolas,我才明白,没有你的大海,即便再汹涌的浪涛,也难平息我心中的哀伤。”
那一刻瑁林突然沙沙作响。视野所及之处,金叶如雨,遮住了精灵的回眸。芳香长青树倾尽所有香甜气息。远处,有阵阵海涛声依稀传来。
而那之后,是精灵双手的柔软触感,在脸颊残留,在手心存留。
对精灵而言,人类的生命不过是昙花一现。但昙花短暂的怒放惊艳了精灵漫长的黑夜。正如流星划过黯淡天幕时留下的欢愉与回味。从此,便一心相念、依依难别。
对人类而言,精灵的生命好似闪亮的引星。航行于天穹,永不褪色,璀璨如初。它在那些短暂的生命中刻下了希望的痕迹。从此,便翘首以待、难舍难分。
Aragorn拉过Legolas的肩膀,在精灵的唇上覆下一个浅浅的吻。
——如果日后你我能再次相遇,即便我已忘记前世,我仍会带你去看海。以任何方式。
他们携手迈入瑁林,一步步走向此生命之终点。
——如若日后汝无缘海之彼岸,吾愿渡海而去。为汝而看。以任何方式。
在The Hall of Mandors,正孕育着新的起点。

中州第三纪元初,Legolas以大绿林精灵王Thranduil之子诞生。
中州第三纪元2931年3月1日,Aragorn以ArathornⅡ之子于Eriador诞生。预言之名“Elfstone”。
第三纪元3081年9月25日,Council of Elrond。Aragorn与Legolas都听到对方名字。后,两人同时成为护送魔戒的“九行者”之一。
第三纪元3019年2月26日,魔戒同盟解散,Legolas跟从Aragorn。此后几日,连追奥克。
3019年3月8日,Aragorn取道“亡者之路”。15日,Aragorn从Pelagir夺舰队顺Anduin溯游而上,奇袭黑暗大军。

——Legolas,你可听到海岸沙鸥鸣啼?
——吾已听得。吾亦见得湛蓝之海。

3019年3月18日,米那斯提力斯军队东征Mordor。25日,魔戒坠入Orodruin。Souron消亡。阴影消散。
3019年5月1日,Aragorn加冕为国王。Legolas在场。
3019年年中日,国王Elfstone与Erlond之女Arwen成婚。Legolas为证人之一。

中州第四纪元120年3月1日,国王Elfstone去世。

——汝已达成诺言。吾定将履行瑁林之约,为汝而看,海之彼岸。

此后,Legolas于Ithilien造一灰船,携Gimli渡海西去。

—————————————————————
完全是大脑洞的作品……
就当做人皇跟叶子的前世今生吧……(这都什么鬼)
求不死QAQ

评论
热度(5)

© 石山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