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山雨

日常想肝文但是憋不出字需要有人鞭挞
喜好取向看最近更新的那些就能猜出来了

Elrond×Celebrían:西渡与归航

一直觉得,凯勒布莉安的西渡带走了爱隆一半的灵魂。

想象中的银冠的西渡前夜,银冠如何的想离开中土,而爱隆又是如何挽留以至最后不得不妥协。泪水洒满冰凉的月光下,不得不的选择带来的痛苦生生虐出了绞痛。

所以也理所当然的是一篇虐文了。

-----------

推荐《奏之曲》作为阅读使用的BGM。私以为演唱版最佳,钢琴版达不到悲痛的境界,古筝版又过于渲染悲痛的情绪而压灭了内在的“希望”。

----------

原版写于2017年五月末。这篇略有修改。

祝食用愉快。

----------




“最难以承受的,不是痛苦本身,而是你对‘痛苦’的认知和改变这一看法的过程。如果你能直面痛苦甚至理解痛苦时,你会发现,它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这是一个凉如水的清秋之夜。夜空高得寂寥,只有一轮明亮的圆月和黯淡的疏星。清凉的秋风卷起的白帘在明亮的月光下呈现出迷幻透明的乳白色,而迎着月光的那双灰眸也随之熠熠生辉。

  他就在那里,与我对视,握着我的右手,在这一年的每次谈话中。伊姆拉缀斯的安逸静谧抹不掉他被沉重岁月深刻的痕迹,他温润柔软的指间仍有握剑留下的茧子,却能让我每一次都觉得自己被一种深沉的安全感包围,即便是此时。

  “我无法理解,My Lord。”我有气无力的回答。这一年间,我们曾为这件事聊了许久,但是,今天,我只想坦白,我想离开……不,我要离开。“我无法理解被弥散不开的黑暗终日纠缠有什么好,我无法理解我能从每个瞬间幻听到魔苟斯与奥克的声音有什么好,我更是无法理解,每天窒息的活着以至于失去所有的欢乐感受,又有什么好?”

  他向我探身,表情隐忍而凝重。他眼中明亮的银光消失了。“不要这么想,小蝴蝶。”——每次他心疼我时都会这么叫我——“只是你还没有找到克服的方法。”

  我叹了一口气,痛苦的摇了摇头,同时狠心把自己的手抽回来。但我全身有气无力,这份狠心的用力只能让我一瞬间失去意识——当我恢复知觉时感觉他已经抓住了我的左手手臂。但是这一突然的过程又加剧了我想离开的决心。

  “怎样才是办法,My Lord?”我由内心而起的绝望感让我忍不住颤抖,也蒸发掉了我些许的理智,“最后联盟都没有打垮的魔苟斯,你又怎么让我克服?”

  他的眼睛突然浑圆而迷离,握住我的双手突然放松了,似乎一瞬间经历了几百年的悲欢离合。而那份使我安心的力道又回来、他再与我对视时,我从中看到了,他极少流露的、会让我心疼的无助与哀愁。

  “Sauron,会死的。”

  我听出了他强迫自己在语气中注入乐观与信心,但我也听出了他微微颤抖的语气中的劳累与迷惘,让我忍不住想要回应他的温柔。但是,我想要离开的想法实在是太强烈了,强烈得让我即便想去做也无动于衷。

  “所以,你也会好的。…相信我。”

  我忍不住要流泪了。我知道他一直在坚守,即便是在那段安宁的日子里,他也依然没有放弃搜索。但是,现在的我几乎没法顾及他,不是我不想,而是我相比于顾及自己更甚于他。我只想走,西渡,即便我一想到由此会离开我心爱的丈夫和孩子时会心痛得流泪。…但是,我依然强行按下想要喷薄的感情,逼迫我愤怒,逼迫我的声音听起来冷酷无情:

  “你要让我等多久?几年?几十年?还是几百年?如果这样,我情愿现在就去曼督斯的殿堂!”

  这是一句非常不负责任的话,我说完立刻悔得心绞痛,而避开他转头看向被刺眼的月光映出的我们的影子。我同时感觉到了他颤抖的双手与我眼中溢出的湿润。叹息着想要排斥这份难受,却只换来脸上又一道冰凉的划痕。

  他用抓着我手臂的手的拇指拭去我的泪水,但依然不放手的握着。是在克制还是不舍?我想二者兼备。他轻轻转过我的脸,让我看着他。他灰色眼中的神情,都是难以释怀的悲恸。他撕下他所有伪装而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疲惫、无助、苍老的Elrond——我的丈夫。

  我又要忍不住哭了。

  他开口了,声音低沉而缓慢,带着克制的痛楚,又有些许希望的恳求:“……难道…难道你不会至少为了我和孩子们……留下来吗?”

  我知道他的过去,悲伤而沉重,尤其是是他不愿提及的童年。而那时他缺失的母爱,最终因着我而找到了慰藉。所以对他而言,他不能没有我,而他也无法允许他的孩子们失去母亲。但是……我不得不去再顾及这么多了,我……我的经历带给我的,不仅是散不尽的黑暗、视野迷离的噩梦,和这一年我幻听到远方的奥克的声音、夹杂着魔苟斯的高昂残忍又刺耳的笑声,更是即将到来的分离,即将天各一方的强烈痛楚,无法言语,却遍及渗透身体的每一处。那些止不住的颤抖、无尽的泪水,都预示着这个无情的结局。

  这一年来我被这种预兆性折磨得失去了对这片广袤土地的所有兴趣,即便她生我养我,即便有我心爱的丈夫留下的泪水与汗水,即便她怀抱着我心爱的孩子们和家庭,我也要离开,不得不离开,去那神圣之地,祈求纯粹的休息与治愈……

  我察觉到他像往常一样想要用他的温暖怀抱制止我离去的念头,这是他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并且只能做的事情。但是,这一次……这一次我狠狠地拒绝了他,狠狠地推开——果断、猛烈、毫不留情——强烈的离去的心境一瞬间支配了我所有的理智,在他的惊愕中,我脱口而出的坚决、冰冷,让我将在余生一直不停忏悔——

  “如果我的离去对你而言是一种痛苦的话。那你又该如何直面甚至理解,从而发现它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

  他的眼里突然燃起了一团火,火光之大甚至能吞噬他的眼睛。但是那光不是直挺的,而是被细小的门缝渗进来的风吹得摇动着。忽暗忽明的火光映着他的脸部因绝望而呆滞的神情,像一场被巨浪捶打得绝望的小船,在无情的打压下葬身深海。而当他回神后,闭上眼睛,发出的长长叹息,足以凝滞时间。这些……都让我于时间的每一点推移中完全的接触着他的悲痛、绝望、愁苦、哀恸。

  ——这仿佛就像是,对我做出的无情无义的决定的最大惩罚。

  我无动于衷。

  我拼命咬下唇忍住心中的翻江倒海。

  他的绝望与悲痛,他只在我面前展现过一次——那时,他可以尽情的哭泣,因为那时还有我在,而今,他却是要拼命的忍住,忍住制止我离去的冲动忍住对现实的愤恨,忍得让我心绞痛,忍得让我之后一直都在彼岸祈求他的原谅。

  “……让我送你去灰港……好吗?”

  他的声音,轻细、嘶哑,带着极度妥协的祈求。伊姆拉缀斯之主、诺多至高王的传令官、中土最睿智的大师,此刻这样的祈求着,如同古书中记载的贝尔兰最后的居民对维拉的祈求,只是,属于他的那颗埃兰迪尔之星,被我摘下了。

  我终于忍不住了,我扑上去,我紧紧抱住他他紧紧抱住我。肆意喷涌的只剩泪水与难别的感情。这不是我的错、更不是他的,这是黑暗与残杀带来的必然的破碎。它诞生自日月升起之前,阿门洲都曾遭受过它的毒荼。它就像隐藏在广袤原野的一道长而深的罅隙,等待随时吞噬无辜的生命。而我,就是千万中的一员啊!我……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离开你,我的挚爱……但是,我、我快要被这场无休无止的坠落撕裂了!摧毁了!!!如果……如果我不再离开,我将会迎来的,是粉身碎骨的结局——我不敢想象那个未来——或许我终会由此成为大敌于此的奸细,我将不再会是你的Celebrían,不再会是妻子、母亲、女儿,或许我将会与大敌里外迎合,摧毁我们的家,阻断最后的希望的前进轨迹,甚至可能会毁灭了这个被你千辛万苦守护的土地。即便是埃兰迪尔之星也救不了我们……

  由此,我拜托你、恳求你……放手……我知道你有多么的舍不得我,我知道你的理智已经被同样汹涌的感情扼杀的一干二净,我更知道,你依然身负拯救这片土地的责任,中土的生灵渴求和平与安定的时光,你要做的太多太多,多得你喘不过气……所以,放手吧……

  放手。

  放手。

  放手。

  而你总是…不得不放手……




  ……你知道吗,离别的悲痛,总将意味着团聚的喜悦。只要你活着,只要你还能活着看到精灵的时代的终结而西渡,我们,还会有再见的机会。

   他在我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

   金红色的夕阳耀红了归航的白帆与船影。

   ——而在那之前

   我将一直会在彼岸等你,归来——




















  第三纪元3021年9月29日,这一日的夕阳的金红色,铺满了归航的道路,耀红了归去的白帆与船身。

  他朝西而望的双眸里,也住进了那种光亮的色彩。

  ——是期望的目光。

评论
热度(9)

© 石山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