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山雨

日常想肝文但是憋不出字需要有人鞭挞
喜好取向看最近更新的那些就能猜出来了

ElrondxCelebrian:一个相遇的故事

中土的情人节贺文怎么说也要有他嘛~

【不过,立了一些私设emmm只是服务于这篇作品啦】

 

 ————————————————————————————————

 

 

 

此刻,他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想她。

 

这种莫名的感觉出现于埃西铎拒绝销毁魔戒的那天夜晚,当他暂时得以从繁忙的战后处理与对王的陨落的哀痛中脱身,疲惫的睡一觉时,她那如白莲花般玉立的身姿,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一直硝烟四起、尸横遍野的灰暗梦境中。

 

她一袭纯白衣裙饰以浅金色纹路,与她银色的波浪长发一同在低鸣的石弹扬起的烟尘中飞扬;她灵巧的越过坑坑洼洼的地面与残碎的尸体,白皙的双足未曾染上一丝污秽;当箭矢悲鸣的划过天际而俯冲的瞬间、漫天雾霭与撞击声中,她转身看向他。倏地近在咫尺的双眸间仿佛容下了整片清澈渺远的星穹。

 

那是被他不得不抛弃了许久却又一直再想目睹的星空。

 

如果……如果还能再见到她,那么自己兴许更容易找回自我吧。他这么想着,却又莫名坚定地认为这将是必然的结果。年轻的传令官开始以莫大的热情和及其稳定的心态肩负起至高王遗留的责任,因为他从此刻开始,乃至离开战场前,比谁都更想离开魔多——

 

——因为只有在金黄色的花园里,他才有见到她的机会。

 

*

 

他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想见她。

 

在静谧安逸的伊姆拉缀斯,每一处都能让他不知不觉的联想到她:雪白大理石砌成的长廊像她伸展的玉臂,爬满的绿色藤蔓则更像她携带的碧色饰品;映满星辉的湖面与她纯净无瑕的双眸无二,而那之中,有睡莲悄然芬芳;川流不息的瀑布犹如她流泻的银色长发,被月华洒满祝福的辉色。而当她旋起身姿,飞展的裙摆旋成了那伫立于崖头的白亭——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她的地方,也是唯一一次令他怦然心动的地方。

 

就连翻动书页而溢出的古香中,也有曾因她的翻阅而存留的她的气息——那是自黄金梦乡而来的平和、安详的纯粹气息。被灯火照亮的案头、搁置的纸笔与墨水,都能从中看到她。而当微弱的灯火不足以驱赶战争留存的阴霾时,是这些气息与联系,如同儿时依偎于母亲怀中般的安全感令他于漫漫长夜而引发的黑暗记忆间感支配自我。他越发眷恋这些了。但是,这与对母亲和兄弟的、对至高王的不同,似乎是从近两千年前的那场邂逅开始的注定——他愿意为守护此而交付全部,于心于身,以此生为誓。

 

以此生为誓。

 

确定这句话就像阅读完这页翻开下一页般轻松明了,并且,就阅读而言翻页是必然结果,那么这个誓言的确立对他而言如同必然结果。或者说,从相遇的那刻起,他就踏上了这个方向的旅程,如今不过是明确了旅程的目标。

 

 

真是可喜可贺的开始,不是吗?

 

那么然后呢?

 

 

如果说战争带来的是必然的割裂与破碎,那么战后的安宁将必然带来相逢的喜悦。伊姆拉缀斯的春天也充满了新生的悦动,生命的蓬勃被温暖与安适唤醒而爆发。她携着安逸的梦境,从萌动的新绿中走来。自此这溪谷间的桃源焕然一新为梦境的休憩地,而这恍如隔世的幸福感,是她为他长久的爱慕与忠诚而赐予的礼物。

 

若于历史长河间溯游而上,中土的未来与人类一族的繁衍壮大,他们依旧功不可没。或许可以理解为是爱努大乐章的几节音符,但在他们再次对视的那刻起,有些东西已然彼此心知肚明——

 

——余生,尽伴与你。

 

 

END

评论
热度(15)

© 石山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