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山雨

日常想肝文但是憋不出字需要有人鞭挞
喜好取向看最近更新的那些就能猜出来了

Finduilas×Túrin:Namárie

#OOC慎入
#Finduilas主视角
#有私设/瞎设请轻拍……

BGM:Call of Silence/Eye-water/Arwen's Vigil/ДетскаяОбида√

  我终究还是没能等到你来救我。
 
  这阴沉,延绵成Nargothrond扑不灭的大火。

  堆满厅堂的尸体。
 
  坍塌陷落的廊坊。

  捆绑肢体的麻绳。

  亲爱的Thurin Adanedhel,你就在那里,剑指Glaurung。

  却一动不动,甚至对我的叫喊无动于衷。

  ……Mormegil……

  ……Agarwaen……

  ……你究竟——

  Finduilas被一阵彻骨的寒冷冻醒。

  虽然只是初冬,但今年的Ravines of Teiglin格外寒冷。阴暗沉重的光把一切染成陌生而彻骨的冰蓝色,连这淅沥的雨滴也是冰冷的,夹带着不知从何处飘来的冰粒。

  没有谁会想起,Dor-Lómin此刻已是鹅毛大雪。

  似乎是因为睡眠至少积攒了些许力气,虽然被后捆了双手,Finduilas依然可以通过身体各方的配合小心的移动,只是,需要很大的力气——她此刻急需某种依靠,哪怕是一块冰冷的石头,或是枯树干,对她而言都简直如同救星。

  坑坑洼洼的枯树干被曾经高贵的玉背不嫌弃的抵着,而它在此刻的给予堪比任何一位战士给予公主的安全感。Finduilas难得露出了些许欣慰的神情,即便服饰凌乱不堪,金发纠缠混乱。

  极力克制自己不要去想那个梦,但是,一旦卑微的安全感得到满足,思绪就像被链条牵引的狗,越是想要拉走,却越是会停留。仿佛自己是它的傀儡,不甘心又不得不臣服于支配者。

  ……想要躲避、逃走,想要甩开这混沌迷乱,想跑到能看到星星的空地上即便那只是一小片天幕,想找一个更加靠得住听得进去的理由安慰自己转移注意力,想……

  却是命中注定这逃不了、剪不断……

  Nagrothrond冲天的大火里,那个她此生不忘的黑色身影,正举着剑,对准Glaurung。

  不要理会。

  “Thurin……”

  理更乱。

  那个男人转头看向她,一瞬间,他凝结在脸上的冰冻被Faelivrin照耀得融化成光芒的一分子,而他本人也简直如同脱胎换骨。

  ——为什么要叫他?
 
  突如其来的一箭准确而致命的射中了他的肩膀,一同携来的力道让他本来如松般站立的躯体瞬间如折断般前仰。

  ——我为什么要叫他?

  紧接着的第二箭依然是精准的命中,挺拔的松树瞬间如折断般,仿佛塌陷的宫殿廊柱。那令百姓引以为豪的黑剑从那只似乎永不松开的手中脱落,砸到坚实的地面,发出刺耳的碰撞声。下意识张开的嘴,他表情凝滞,双手不自然的伸展,想要握住什么,但终究是徒劳。不甘心的跪在敌人面前,他尽力的弯下身子,同时又忍受着箭身给予的穿刺的痛苦,一丝一毫挪动的手臂伸向最后的的武器,匍匐着、屈辱着、忍受着,都只是为了让对手付出代价的最后一击!

  她就站在那里,她抹不掉无尽的泪水,她听不到撕裂的哭喊,只能站在那里,双腿无论如何都无法迈出哪怕只是一步。

  他的嘴唇在动,声音细如蚊蚁,却在满天火红色笼罩的厮杀中,清晰的传入她耳畔,仿佛这只为她而说——

  “我……还能……”

  第三只箭自他的斜上方而来,巨大的力道直接贯穿他的躯体,使他未完成的话语全部淹没于瞬间喷出的鲜血中。

  她已被泪水模糊得万次分割了世界的视网膜所接收的映像中,黑色与红色,和燃烧的烈烈金色一同交织成一副模棱两可的诡异而神秘的画卷。她的四肢无法动弹,只能拼命眨眼,但是溢出的泪水就像暴躁的洪水,如何抵御都无济于事……无济于事。

  所以,他最后是怎么死的,她并不知道。她不知道他拼命忍受着背上的刺穿只想保护她,不知道他想依靠剑的力量支撑自己站起来挥起最后致命的一击,更不知道,在他血流枯干时,他曾面对着她,极力露出一个微笑,就像似乎很久的以前,在Nargothrond装潢优雅别致的廊道间,他轻微的放松脸部肌肉,都能唤醒Livrin那无愧于星辰的光辉。

  这一切,她都没有看到。

  但Finduilas看到了。

  他倒下了,跪倒在他此生的敌人面前。

  他最终没有完成他的征战。

  ——为什么要叫他?我为什么要叫他?

  满天的雨夹雪打得胸口疼,阴翳的深林助长不断升起的暗势力,Teiglin的水在绝望般的寂静里咏叹着流离失所、生死无常。

  Finduilas问她如果当时自己并没有叫他的话,此刻会不会得救?

  然而,这只是一个梦啊……又要为何如此折磨自己?

  背抵冰凉的枯干,曾经难以适应的凹凸却在此时赐予一种自虐般的愉悦感。莫名嗅到哪里传来的淡淡的血腥味,隐隐约约听到哪里的厮杀声……是Nargothrond的吗?

   明明只是一场梦,为什么这场景却又如此真实……得简直就展现在眼前?想哭却哭不出来的冲动、被疼痛紧紧攫住的心脏、涌到嘴边的却不知该如何说出的话语……好想哪怕只是对你露出一个微笑让你知道你想表达的我都能看到都能听到……

  但是我做不到。

  我不是“她”。你只能看到“她”,却看不到我。但是我能看到你。

  Finduilas何许人也?公主之名已随亡国西去,如今只是敌人的囚犯,沦落到如此卑微,又是如此渺小的生命,又何曾敢祈求伟大英雄的拯救?这世上,必然有比这份生命更加值得让你在意心切的存在。而如果声嘶力竭可以换来你的援救,我又有何德何能,可被你心心念念牵挂?

 
   Finduilas深深的陷入自己的思绪中,丝毫听不到由远及近的,有如一片击打到礁石的浪花的声音,震耳欲聋——

  本会以为,我的存在对你而言,将会为你的世界带来些许Livrin上浮动的星辰,而今,我的介入,似乎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如果爱你与试图了解你,对你而言是侵犯,即便是不知者,我也会感到有罪。因为“我”的介入,我目睹你的死亡,是梦境也好现实也罢,对她还是对我来说,像燃起的熊熊烈火,一把烧没了因你而存在的所有幻想。

  但是,这终究只是一个梦,不是吗?

  但是,对我来说,这又如何仅仅是一个梦呢?

  你是英雄,你是人民祈祷的实践者,你被赐予期待,被认定是救世主。你无法拒绝,你是Nagrothrond坚定的支持者,你为我们守护我们的家园。无论结局如何,我都尊敬你、爱戴你。
 
  因此,我……很想对你说

  我……爱……

 
  一只Orcs突然从 Finduilas身旁出现,粗暴而漠然的拽起她的金发,她被伤痕累累的身体与枯枝败叶摩擦得大叫,悲恸的哭声被引起的任何的冲动被强制性阻挡在Orcs的攻击之外。这些柔弱的生命,曾是神赐的剔透的宝石,一颗一颗沐浴在Anar的热烈与Isil的沉静,甚至是只存留于传说中的双圣树的光芒中,而今,满天的冰蓝色,阴翳的树林下层层枯叶与鲜血混合成不知名的泥土,成为他们在Beleriand的最后归宿……

  ——……有没有听到我对你的呼唤,Húrin之子Túrin?

  “原来,Brethil的人类想要营救Nagrothrond的俘虏,曾在Ravines of Teiglin伏击押送她们的Orcs大军。不料Orcs立刻残酷杀害了囚俘,Finduilas被一根长矛钉在树上。她就这样逝去,遗下一句话:‘告诉Mormegil,Finduilas在此。’”
 
——选自《The Silmarillion_Túrin Turambar》
 

评论(9)
热度(10)
  1. Vorodon.石山雨 转载了此文字

© 石山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