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山雨

日常想肝文但是憋不出字需要有人鞭挞
喜好取向看最近更新的那些就能猜出来了

Elrond角度/论Earendil在儿子心中地位


写在前面的鬼话:
……这个本来是答应三三姐的赞美埃兰500字的文,但是后来因为觉得自己拖的有点对不住自愿多加了1500(捂脸)所以是有个2000字的限制的。
所以……这里面有一堆的胡扯只是为了凑字数……所以还请各位看官轻拍……

以及这又可以被称为《埃尔隆德对凯勒布莉安谈论他对埃兰迪尔的理解感受以及他对自己的期待》(gun)

——————————————————————

  或许你曾听到过这样一个故事。

  曾有一个人,只身穿越暗礁满布、阴风怒号的海洋。深厚的迷雾挡不住他的前行,如注的暴雨打不断他的脊梁。因着他额上璀璨的精灵宝钻,他终成被预言预测之人,成为走入不死之地的第一位次生子,劝服众大能者,拯救了贝尔兰全境。

   你应该能猜到他是谁——埃兰迪尔,值得被全阿尔达铭记与肃然起敬之人。不过——这话说出来兴许会让你觉得我是一个毫无尊敬感激之心的人——只有我能看到他的光环之后的影子,不论我与埃兰迪尔之星相隔多远,只要看到它我都会想起来。我的兄弟爱洛斯大概会有比我更多更复杂的体会,但是,我们很少交流此事,何况也没有什么机会。——这是另一个故事,有时间我会告诉你。

   想必你已经猜到了:埃兰迪尔是我的亲生父亲。——不必如此惊讶,凯勒布莉安女士。埃兰迪尔双生子之盛名并非依靠于其父!不过,父亲这个词对我而言却很微妙——如果我看我的父亲埃兰迪尔的话,他其实只是与我有着血缘关系的父亲。或者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战争频繁,人心散乱,男人女人都要不得不背负战争的惩罚,所以,父爱母爱是稀缺的。尤其是作为埃兰迪尔的孩子。如果我对一个背负拯救世界的责任的父亲要求一些私人性的需要,我也就显得非常不近人情了。

  但即便如此,他对我而言,也不过是个父亲而已。我们的头衔被理论悬挂在一起,但我们却几乎没有接触。在我还被收养的记忆里①,相比于看到西边父亲的身影,我看到的更多是西边茫茫无际的大海。天空阴成磨砂似的灰白色,压抑着翻滚的灰蓝色海浪,也压抑着我的心。多数是海风带来远方的消息,有时清凉,有时闷燥。偶尔会看到一艘船在翻腾的海浪和暴雨间像一条小船般奋力驶来。那时候,族人们会冒着糟糕的天气外出迎接,我们被母亲和仆人困在家里期待。每一次我都希望那是我父亲,但更多的回来的都是别人的父亲。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不属于自己的欢呼雀跃,我们,对我们的父亲,随着我们的成长,和我们的长期疏远,日渐产生了不在意之感。所以,当我们被梅格洛尔抓住时,我们没有跟很多孩子一样产生对自己父亲的强烈依赖,而是产生了对自己的强烈依赖。从那个时候我就已不再对他抱有任何期望,即便他为全中洲带来希望。

   我想你会觉得很不可思议,值得被全阿尔达铭记与尊敬的埃兰迪尔居然会被他儿子埃尔隆德漠不关心到如此程度②,甚至无法与埃尔隆德珍爱的书籍相提并论。我能理解,我知道凯勒博恩大人对您简直如同费艾诺对他的精灵宝钻,但是埃兰迪尔手中的精灵宝钻只能是精灵宝钻,因为它能给黑暗的世界带来慰藉。但那时的我和爱洛斯做不到。

   按理说,一位英雄,被热切传唱的,应该更多是他的家人。埃兰迪尔并不是。他把他自己贡献给了这片大陆,他的所作所为拯救了这片大陆。可以说他的确是拯救了我和爱洛斯,并让我们拥有了选择自身命运的权力,成为某种意义上的自我命运支配者。理论上我应该感谢他,但是,我无法像您一样对埃兰迪尔抱有如此大的敬畏之心。我跟爱洛斯缺少的,正是您可能毫不在意的——想必凯勒博恩大人在对您的教导中起到的作用绝不比加拉德瑞尔夫人少,但如果是男性,父亲的教导,绝对会起到举足轻重的地位。而在此,则会牵扯出如今我对“父亲”这个词的理解——

   我以为,“父亲”一词的完整性,不仅是需要血缘上的坚固保证,更需要父亲与孩子的心与身的接触。但是,埃兰迪尔只与我们有血缘关系,而奠定我们后者的,很大一部分源于梅斯罗斯与梅格洛尔两位大人。所以,我从未有过一个完整的父亲。③而您,由于凯勒博恩大人是您的亲生父亲,而您也受到了许多他的教育,所以,他是您真正的、唯一的父亲。您才应该令我心生羡慕。而您的父亲亦可率领兵将冲出魔多的包围圈与我方汇合并一同修建伊姆拉缀斯,这在此时同样可以作为一件伟大而深有远虑的事情被中洲铭记。

  但埃兰迪尔依旧是我父亲,不可否认,名正言顺。即便他只与我们有血缘关系而无多少身心影响,他还是我的父亲。而梅斯罗斯与梅格洛尔两位大人,即便他们再怎么影响了我们——事实上的确是他们直接触发了我和爱洛斯对自身命运的选择,我也没法认为他们能是我的父亲。或者说,两位费诺里安大人只是我跟爱洛斯分道扬镳的直接原因,而根本上,则是我和爱洛斯继承于埃兰迪尔的不同点。埃兰迪尔无法不应该是我的父亲,即便我可能会更偏向于梅格洛尔大人或者王上。这很难说清楚,女士,因着我的特殊经历和不同身份。有时我会被我的感情蒙蔽双眼。我没法在这个事情上理智而绝对的看待——不论是埃兰迪尔还是梅斯罗斯和梅格洛尔两位大人,甚至是日后的王上和瑟丹大人,我都不能绝对的排除。正是因为我受教于不同家族的不同思想,所以才诞生了您如今所见到的埃尔隆德。

   不过,既然是我的父亲,那么他的孩子于天生中就有对父亲的敬畏感。只是我的被日后磨损了很多,但不是没有——埃兰迪尔是一个伟大的人,而他的儿子们也会因着这份伟大而愿意坚定走下去,并教导儿子的孩子们时刻铭记大希望之星的后代应承担的责任。这可以说是追随星光的脚步,不过那是我的兄弟在创建努门诺尔前做的事情。

  ——我想做的,是想成为与埃兰迪尔之星一样,希望之引领者。

 

————————————————————————

①③:回应诸位所提“辛姆林”错点的修改/删除。

②:原文是“如同倒掉的隔夜茶”。表述绝对,已修改。

以及,在此向三三前辈表示真挚道歉。非常对不起。

评论(63)
热度(12)

© 石山雨 | Powered by LOFTER